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栏目导航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旅游新闻

靠商业模式吸引客户这8位女性领导的公司上市可能性很大


发布日期:2022-01-27 03:01   来源:未知   阅读:

  The information作者Zoë Bernard的文章,盘点了一批优秀的女性CEO带领的公司,她们的商业模式很多样化,同时非常有可能上市。

  在去年美国新上市的公司中,女性创办的公司不到五分之一。女性CEO领导的初创公司,在这些上市公司中所占比例甚至更小。但是现在也有一些变化的迹象。

  本月早些时候,Bumble进行了规模为21亿美元的IPO,其31岁的创始人赫德成为少数成功上市的女性企业家和高管中的最新一位。

  位于加利福尼亚桑尼维尔的私人个人基因组学和生物技术公司23andMe,其联合创始人沃西基(Anne Wojcicki)将在未来6个月通过与一家空白支票公司合并,将她的DNA检测服务推上市。

  其他由女性领导的高估值初创公司,如设计应用Canva和社区社交网络Nextdoor,也可能紧随其后。

  杜邦公司前首席执行官柯爱伦表示,“我们肯定会看到更多女性领导的公司进行IPO。”

  柯爱伦目前经营着3D打印公司Carbon,这是一家获得风投的初创企业,预计未来几年将尝试上市。她通过电子邮件表示,“我们必须把这看作一个渠道,如果有更多的资金和更多的渠道为女性提供资金,成功的机会就越大。”

  根据女性风险组织All Raise在2020年4月的分析,在过去10年十大科技IPO上市时创造的3348亿美元财富中,92%的主要股东是男性,比如男性组成的董事会成员和关键高管均为男性。女性领导的初创公司未来的IPO,可能会带来丰厚的财务回报,就像彼得·泰尔、马克斯·列夫钦和马斯克在2002年,以15亿美元的价格将PayPal出售给eBay时所获得的那样。随后,他们创立了SpaceX、Palantir和Affirm等公司,并资助了许多其他公司。

  All Raise首席执行官考斯特卡表示,女性领导的公司成为上市公司的数量增加,以及随之而来的薪酬增加,同样可能“为女性和未被充分代表的个人,提供一个新的飞越”。

  去年IPO的大量涌现,让由女性创办或运营的初创公司数量少得可怜的状况引起人们关注。研究公司Pitchbook的数据显示,在103家获得风投支持的上市初创企业中,只有8家的CEO是女性,只有16家的创始人中至少有一位女性。其中包括几家生物技术公司,以及企业软件公司C3。

  C3公司由副董事长豪斯(Patricia House)和Upstart共同创立。Upstart的联合创始人安娜·康兹曼(Anna Counselman)是这家金融软件公司的人事和运营主管。与此同时,Pitchbook表示,去年前九个月,女性创办的初创企业仅获得了全部风投资金的13%,低于2019年的15.5%。

  Nextdoor成立于2010年,旨在为邻居们提供一种在线万个社区使用这家公司的网站和应用,推荐当地商品和服务,与房地产中介联系,并与邻居聊天。

  当它最近人气飙升时,也有人抱怨该应用在对话中没有解决种族问题。今年6月,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萨拉•弗莱尔为公司未能解决种族主义行为道歉,并承诺将收紧内容审核。

  2018年,弗莱尔辞去支付公司Square首席财务官一职,加入Nextdoor担任首席执行官。她出生于北爱尔兰,曾在沃尔玛和Slack等多家公司的董事会任职,并曾在高盛担任软件分析师。

  23andMe,首席执行官安妮·沃西基最后一次私募估值为35亿美元。23andMe计划在第二季度通过与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支持的SPAC合并,实现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其背后的投资人有红杉资本,GV,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葛兰素史克,G Squared。

  2006年,23andMe推出了邮寄式基因检测试剂盒,通过在达沃斯和纽约举办与富豪们的聚会和口口相传,这种当时价格不菲的检测方式获得了早期的关注。

  基因检测技术的进步帮助它和竞争对手低了价格,23andMe现在向有兴趣了解其祖先历史和潜在健康风险的客户出售99美元的工具包。

  在2017年需求激增后,由于消费者对分享个人数据越来越谨慎,销售放缓。但这家位于加州森尼维尔市的公司已经扩大了业务范围,与一些急于利用其遗传数据进行测试和开发新药的制药公司达成了交易。

  2018年,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斥资3亿美元收购了该公司的股份。据《福布斯》称,截至2019年,23andMe的营收约为4.75亿美元。

  沃西基今年47岁,在创立23andMe之前,曾在医疗保健行业担任顾问和投资分析师。上市将为这位创业公司创始人过山车般的旅程画上句号。

  在创立之初,由于沃西基与谷歌的关系,她之前嫁给了谷歌的联合创始人布林,他和谷歌都是23andMe的早期投资者,她的公司一度受到广泛关注。

  2013年,DNA检测的需求开始增加,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表示,该公司需要停止销售这种检测,因为它们是未经批准的医疗设备。又过了两年,这家初创公司才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批准。沃西基与琳达·埃维和保罗·库森扎共同创办了这家公司,她拥有30%的股份。

  公司最近的私募估值为60亿美元。尽管Canva尚未表示有意上市,但这家总部位于澳大利亚的公司已经做好了在美国或澳大利亚上市的准备。其背后的投资者包括Shasta Ventures, Felicis Ventures, 红杉中国, Founders Fund, Bond资本。

  Canva试图通过基于网络的软件简化图形设计,让人们可以轻松地为社交媒体、视频广告和传单创建艺术作品。珀金斯和两位联合创始人在2013年推出了这项服务,作为Adobe Photoshop和微软设计程序的替代品。

  这家初创公司现在表示,每月有3000万人使用它。Canva允许大多数用户免费使用它的基本服务,并以每月9.99美元的价格出售订阅服务,提供高级功能,还向大型企业提供一个版本。

  2019年底,Canva预计营收为2亿美元,并已在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基础上实现盈利。

  19岁时,帕金斯在西澳大利亚大学学习商务与通信专业。2007年,她与奥布莱希特一起创办了一家网络公司,帮助高中生设计毕业手册。2010年,帕金斯向硅谷的风险投资家们推销了她的简单平面设计应用程序的想法,但这家公司花了三年时间才获得第一笔投资。据《福布斯》杂志估计,珀金斯拥有Canva 15%的股份,如今她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Carbon公司,首席执行官艾伦·柯爱伦公司最近的私募估值约为24亿美元。柯爱伦尚未对上市计划发表评论,但鉴于柯爱伦过去曾经营过一家大型上市公司,她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使得IPO的可能性更大。其投资人为环球资本、红杉资本、Archina资本。

  Carbon公司成立于2013年,致力于推动3D打印技术的发展,并为福特、阿迪达斯和强生等公司提供从汽车零部件到假牙等各种产品的数字化制造。在2020年初冠状病毒大流行爆发后,该公司使用其打印软件生产了塑料面罩等个人防护设备,并试验了3D打印棉签来检测Covid-19。这家初创公司最近一次获得风险投资是在2019年6月,是一轮2.6亿美元的融资。

  加入Carbon董事会三年后,柯爱伦于2019年11月接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她曾在通用汽车、戴尔和高盛等几家大公司担任董事。2009年至2015年,她担任化学制造商杜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带领公司度过了金融危机,并与一位维权投资者进行了苦斗。

  最近一次私募估值为3亿美元。拉瓦西奥曾在之前的采访中表示,她希望自己的公司上市。Hipcamp可能太小了,还不能制定任何这样的计划。投资人为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Benchmark、August资本、Index Ventures、Bond资本。

  Hipcamp成立于2014年,是人们点评露营地的一种方式,已经演变成了户外Airbnb。人们可以把自己的私人土地挂牌出租给露营者,公司则对预订收取10%的佣金。

  疫情期间,由于被压抑的度假者寻求户外开放空间,需求急剧上升。Hipcamp面临着与Airbnb的激烈竞争。在疫情爆发前的几个月,其增长呈持平趋势。据The Information上个月报道,该公司最近筹集了5700万美元的资金。

  32岁的拉瓦西奥在创立Hipcamp之前,帮助创办了另外两家初创公司。作为一个热衷露营的人,她创办了这家公司,目的是让人们有机会到户外活动。拉瓦西奥表示,Bumble的IPO“只是一场姗姗来的重大范式转变的开始。”

  Glossier是早期一批绕过实体零售、直接向客户销售美容产品的电子商务公司之一。凭借其在Instagram上的表现,公司产品在年轻女性中很受追捧。截至2018年,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公司的年销售额估计为1亿美元。

  2010年,在担任《Vogue》杂志的时尚助理时,韦斯创建了一个名为Into the Gloss的颇受欢迎的博客,专门介绍名人的内幕美容秘诀。三年后,Weiss筹集了一小轮风险投资,将博客转化为一个美容品牌,直接向成千上万的读者销售透明粉底和唇膏等产品等产品。在9月份The Information举办的WTF大会上接受采访时,韦斯表示,她希望Glossier以女性为主的团队能够激励“下一代创始人”。

  ThirdLove公司,首席执行官海蒂·扎克最后一次私募估值为7.5亿美元。9月份,扎克表示,她预计ThirdLove将在2020年接近盈利,最近有几位有兴趣让它上市的SPACs与公司进行了接触。但是她在接受采访时说,还没有明确的上市时间表。其投资人包括,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 L Catterton, Allen & Company。

  ThirdLove认为女性会放弃像维多利亚的秘密这样的实体品牌,更乐意在自己家中更隐私的地方,在网上购买合身的文胸。公司瞄准了价值420亿美元的全球内衣市场,其文胸售价约为70美元,并已扩展到内衣和休闲服领域。

  这家公司依靠客户提交的关于罩杯和文胸尺寸的数据,来寻找适合的款式,大部分营销工作都是在社交媒体上进行的。财务信息显示,2019年,ThirdLove产生了1.25亿美元的净收入,净运营亏损扩大至2500万美元。

  在苦苦寻找合身的文胸之后,扎克决定离开她在谷歌负责部分营销团队的工作,与丈夫大卫·斯佩克特创办了一家在线文胸公司。扎克描述了ThirdLove在建设过程中遇到的几次挫折,比如在与制造商的交易失败后,这家初创公司烧掉了4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

  扎克在接受网络杂志《自然影响力》采访时表示,这是她职业生涯中的最低谷,她说,“我收到过的最好的建议,我也会继续给你的建议是,安于现状。”

  Guild Education总部设在丹佛,与企业合作,为没有高等学历的员工提供教育项目。沃尔玛、塔可钟(Taco Bell)和劳氏(Lowe’s)等公司的员工可以通过这个公司报名参加教育课程,包括大学提供的行业文凭和学士学位课程。

  目前还未盈利,其大部分收入来自大学,这些大学为向学生推销该项目支付费用,赞助项目的公司会支付学费。

  卡尔森2014年在斯坦福大学攻读MBA时,卖掉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这是一个名为“学生蓝图”(Student Blueprint)的项目,它为社区大学的学生提供就业机会,挣了一小笔钱。一年后,她开始向风险投资家推销她的想法。Guild早期的成功之处在于与快餐连锁Chipotle的合作。